熱線電話:15585584528

醫院新聞

首頁 >> 醫院動態 >> 醫院新聞

致廣大患者的一封信

發布日期: 2012-12-19 08:59:32

致廣大患者的一封信

如果您真的需要一種快速有效治愈您創傷的藥物那么選擇珍石系列藥物決對沒錯主治:各種傷口不愈合、褥瘡、糖尿病足、大面積重度燒燙傷等

請認真將信讀完 給我一次機會 還您一次奇跡
                    
 華僑燒傷醫院 珍石系列藥物創始人江惠芬女士撰記
 
   1939年出生在泰國曼谷海風椰影中的江惠芬,在一個世代行醫的華僑大家族中成長,對生活與未來有著她自己無數的憧憬,但即便她有天才般的想象力,也不會想到日后會在一片白雪覆蓋的凍土上安家,靠在小煤礦上背煤維持生計,生兒育女。

一個人能承受多少苦難
江惠芬
是新中國成立后隨父親從泰國回到中國老家汕頭的。在汕頭的新家里愉快地生活,父親制藥,她便幫忙掌握火候;父親看病,她也跟著忙東忙西。她還在這里找到了自己的愛情,度過了新婚的甜蜜時光,丈夫是當時令全社會尊重的地質工作者,是新中國的尋寶人。

但是陰影開始出現,先是丈夫因為出身不好,工作從北京到西安再到長春,
江惠芬夫唱婦隨,不得不告別父親告別汕頭熟悉的生活重新適應北方。但當她因為海外關系拖著一兒一女被下放到吉林延吉一個叫老頭溝的地方的時候,她真絕望了。她說:“我哪想到天下有這么冷的地方,從長春穿來的衣服就像什么也沒穿一樣,把我領到一間破房子里,門窗搖搖晃晃,連窗玻璃都沒有。”江惠芬不知道在冰天雪地里生活的種種技巧,連東北大嫂包裹孩子的辦法也學不會,總怕那樣會把孩子悶死,所以她只得在大半年的時間里不帶孩子出門。

天氣暖和,孩子可以出門了,往往又是被當地的孩子無緣無故地毆打,
江惠芬一遍遍告訴孩子,我們在這兒人地兩生,無依無靠,連說話的口音都被人取笑,不能惹事,只能忍耐。
江惠芬當時所生活的老頭溝是一個礦區,瘦小的江惠芬靠下煤窯往外背煤在老頭溝生存下來,并養育兒女。小兒子快出生時,她仍然在背煤,一個孕婦在煤井出出進進背煤的形象,深深印在了當地人的記憶里。

祖傳秘方的力量
雖然江惠芬生長在中醫世家,但身懷絕技的老父親堅持“傳男不傳女的”家訓。看到江惠芬熟練操作制藥的各個環節,無師自通地擺弄中藥材,老父親總是遺憾:“你的悟性太好了,要是個男孩就好了。”天生就對父親的中醫藥學感興趣的江惠芬也不說什么,只是緊跟在父親的身邊默默學習,從熬制膏藥的火候到父親望聞問切的細節,點滴記在心頭。和父親分離的時刻,江惠芬提出了要求:“將來沒有家人在我的身邊,自己的丈夫孩子病了都要花錢請醫生,您教我兩招吧。”大概考慮女兒要去的地方冰天雪地,女婿又是野外作業,江老先生將家族秘傳百年的秘方,傳授給了江惠芬。

因為自家孩子額頭磕傷,沒見求醫傷口卻很快愈合江惠芬家藏著神藥的說法在老頭溝傳開了。礦區事故多,炸傷的,凍傷的,摔傷的,找上門來要神藥的人也越來越多,治好一個,來了3個。老頭溝農民李延東被雷管炸傷手指,在醫院住院7天后醫生建議截肢,李延東不甘心,讓媽媽帶著上門求江惠芬,江惠芬用自制的藥治好了他的傷,保住了他的手。李媽媽過意不去地說:“家里太窮了,我也沒錢給你,就把這個兒子給了你吧。”現在每逢年節,李延東還要上門來看望江媽媽。1984年吉林省延吉市龍井縣皮革廠托兒所暖氣爆炸孩子們被嚴重燙傷,縣長決定請江惠芬來診治,當地的醫院有意見,不讓江惠芬進門,江惠芬只好把廠宿舍當病房,在簡陋的條件下,使孩子們全部痊愈。1986年老頭溝亞麻廠亞麻粉塵爆炸,江惠芬也被請去收治了10名重傷患者,經過兩個月的治療,10名傷者的體貌和身體功能基本恢復正常

采訪中我問
江惠芬當年哪個病人沒治好,她自信地答:“沒有。當時我是一個民間醫生,還是一個有海外關系的外來者,我是只能治好不能治壞呀。有一例出了問題,我都不可能平平安安到現在。”但江惠芬的家庭診所還是曾經被砸被抄。江惠芬在父親傳授的祖傳秘方的基礎上,結合診治經驗不斷改進完善,還是先后救治了4萬例患者。她說:“每一個我治好的病人都是我的勇氣。”

要讓中醫藥姓“中”
江惠芬
的勇氣來自于對家傳中醫藥學的自信,或許一部分也來自于她不通人情世故的單純。前幾年美國一位醫生史考德七次到延吉找江惠芬,要出資千萬美元買江惠芬的配方,延吉一位領導在一個場合碰到江惠芬當眾問她:“干嗎不賣呢?全家人一輩子夠用了。”江惠芬脫口一句:“賣老祖宗啊!”

江惠芬的運氣并不是總這么好,她為此付出過許多代價。除了在老頭溝的家庭診所被砸被抄外,搬到延吉市后開辦華僑燒傷門診,申請國家新藥證書,創辦延邊州華僑燒傷專科醫院,每一步都遇到過冷遇、刁難甚至勒索。別人是不符合政策的事情也能辦,到她這兒能辦的事情也不給辦。

那些為難她的人沒想到
患者大多都是最普通最貧困的勞動者,又都是馬上要投入治療的急癥患者,患者拖欠或交不出醫藥費的情況經常發生,維持醫院的正常運轉都要精打細算。而且,江惠芬把幾乎全家的積蓄都投入到新藥的研究實驗上,因為她平生的心愿有二,一是令家傳的中藥通過國家嚴格的新藥批準,二是建立一所專科醫院。1992年到1997年,她及兒子陳彬主持的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八五”期間重點科研課題治療深二度燒傷的研究,報批新藥的408例燒傷患者臨床試驗,都是她全家自籌資金支撐,用江惠芬自己的話說:“我花出去的錢一書包一書包的。”她說:“我最對不起的就是我的兩個兒子,為了醫院和新藥,我把家里的錢都花了。”

2001年5月,經過
江惠芬女士多年的努力研究終于研制成功了珍石系列外用藥物并獲得國家新藥證書對治療“各種傷口不愈合、褥瘡、糖尿病足、大面積燒燙傷創面”有真實神奇的療效延邊州華僑專科醫院也已在延吉市中心地段建立起來。現在,她從中醫學院畢業的大兒子陳彬任醫院院長,小兒子陳志強從澳大利亞留學歸來,主持新藥的生產。江惠芬心愿得償。她慶幸自己在磨難中一直遇到愛護她支持她的人們,從老頭溝的鄉親到延邊州僑辦、州僑聯、州衛生局、中國僑聯,江惠芬在記者采訪時開出了一長串“好人”的名單。

其實,我們更應該慶幸江惠芬把祖傳秘方留在了這塊給她磨難給她幸福的土地上。如今在世界草藥市場上,作為中醫藥發明地的中國,占有率只在5%左右,不及德國、日本、韓國甚至美國。江惠芬的執著及努力不僅贏得了一種新藥一個醫院,也為中醫藥姓“中”這項關乎整個民族利益的事業貢獻了力量。
?
久青草视频免费视频,青青热久免费精品视频,青草视频在线观看最新 _第1页